Go back to menu

中国、科技与全球准则

China, tech and the need for global standards

12 August 2019

高伟绅全球资深合伙人Jeroen Ouwehand在由英国皇家国际事务研究所主持召开的"中国经济展望论坛"上提到,保护主义以及中国同西方国家之间一触即发的科技对弈占据了各大报刊头版头条,但当务之急的是我们需要通力合作就科技创新及安全构建一个全球框架。本文摘选Ouwehand的演讲,涉及数字边境、数据流通以及道德及人工智能问题。

技术安全及创新

近期有报道称中国同西方国家的科技“大战” 一触即发且保护主义抬头,揭示中国同西方 国家诉求不同。中国同西方国家天然地分处 不同地缘利益,体制不同,社会经济学标准 迥异,且文化背景差异巨大,因此我们发现 在许多国家全球化正遭遇挫折。但谈及科技 发展,诸如人工智能、机器学习及机器人学 等,我认为我们都该相信人性。

不管在何境况下,可能是诸如战争状态的 极端情况,也也可能就我个人,作为一名 律师而言,在考虑如何做出司法决策时, 人人都想控制科技 。在没有人为干预或人 为无法控制情况下通过运算法则或机器作 出的决策关乎整个社会,不单单是国家民 族问题。各界对不受控的科技及数据使用 导致危险的担心与日俱增。

我们正处于历史长河中的关键节点 —值 此2019年,各国政府、监管机构、企业管 理层、学校及社会各界纷纷聚焦道德及科 技问题。

从商业层面出发,技术如何运作以及数据 如何使用事关客户信任。客户对产品或服 务源自硅谷还是中国并不关心,他们真正 关心的是提及的技术如何运作以及数据如 何使用。

根据一份2018年麦肯锡报告,在涉及11个行 业的81项技术中,中国对其中超90%的技术 采用了全球标准,因此在技术价值链条有了 很大程度的整合。 当我们同来自中国的客户探讨问题是,他 们最为关心、第一个讨论的问题就隐私、 产品设计、安全性等,他们对这方面的投 资体谅很大。

在如何就科技及数据使用“行正确之事”方 面,全球各大企业纷纷发表独树一帜的见地。 近期,苹果公司首席执行官库克发言称,对 国家及监管机构如何使用技术进行全面评估 是有必要的, “我们当中那些相信科技有潜 力带来好处的人,不能在这一刻退缩。”中国 腾讯集团高级执行副总裁、腾讯广告主席、 集团市场与全球品牌主席刘胜义提出了腾讯 “科技向善”的口号。这些对话积极且非常 有意义,稍后将具体谈及。

数据:数字边境及保护主义 以及数据“绿洲”

较之全球商品交易,全球数据流动创造了更 多的价值。根据2018年麦肯锡报告,2005至 2017年间数据流动增加了148倍。2017年中 国创造了体量巨大的数据及数据跨境流通, 每秒总体量达2,441吉比特,虽然相较于中国 巨大的经济体量这一数据规模仍算较小,但 我们不难发现中国数据流通飞速增长。

在跨境数据流通增加的同时,我们也注意到 数据本地化法律数量也在增多— 即规定数据 必须在其创制或产生所在国家内持有,限制 向该国境外转让。截至2015年,有超过50个 国家通过了数据本地化法律。

数据本地化浪潮中,中国走在前列。除却社 会及政治驱动因素,在某些层面上,还有经 济利益考量,驱动国家将数据留在本国境内, 因为将数据留在本国需要本地基础设施及本 地平台,触发构建国家层面技术基础设施的 需求,增加信息科技投资,而不仅仅是简单 地外包。

但如果数据被“禁锢”在一个地区,很难讨 论数据分享更遑论数据使用。如果政府及监 管机构阻扰数据在全球范围的使用,将有损 企业经营活动,使得代价更为昂贵,势必有 碍经济发展,抑制创新 。数据的使用、存储、 转移、处理及保护是跨跨领域企业经营活动 如何创造价值并保持竞争力的关键所在。

当然我们也看到数据自由交易区的创建,即 所称的“数据绿洲”。欧盟即是一个典范。 欧盟认为非个人数据的自由流动是挖掘数据 经济效益的关键。欧盟在今年5月份出台了新 规,推动诸如云服务等的新技术的参与。

另一个实例就是新加坡:新加坡采用支持数据 分享的政策,吸引了众多拥有庞大数据资产的 企业将新加坡作为数据仓储枢纽。例如, 脸 书近期决定在新加坡建造价值10亿美元的数据 中心作为其亚太地区的数据枢纽。

道德规范及人工智能

全球各国(包括中国)纷纷针对人工智能制 定通用准则。我们如今广泛地提及人工智能 这一词汇,但人工智能一词缺乏精准定义。 我特此列举英国专家Jacob Turner对人工智能 的定义,即“人工智能是非自然实体在没有 以评估程序人为干预情况下作出选择的一种 能力。”

当我们同客户讨论技创新实,客户首当其冲 会问及的问题之一就是人工智能。围绕人工 智能同道德规范的讨论不断升级,各大机构 致力于处理新兴科技应适用哪些法律这一问 题,“疲于奔命”,因此道德规范被视作填 补监管缺失的一种柔性规定。

人工智能的道德规范解决诸如人工智能需要人 为控制及监管的问题。简单来说就是,“如果 人工智能失控,科技企业应具备关掉人工智能 的能力。”人工智能的道德规范还关乎信息透 明及谅解,诠释科技。此外,道德规范需避免 偏见。英国上议院在一份报告中称,“过去的 偏见决不能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纳入自动化系 统。”

偏见影响人工智能的情况时有发生。举一例 说明 — 运算法则会根据你的性别及种族决 定你在在线平台上看到的广告。就一部分而 言,这有好处,例如是女性鞋款的广告。但 另一方面,根据美国东北大学团队对脸书广 告业务的实验,发现,招聘伐木工人的广告 受众75%为白人男性;出租车司机的招聘广 告受众75%为黑人男性;超市收银员的招聘 广告受众85%为女性。而对于房屋买卖的光 感,75%的受众为白人,而对房屋租赁的广 告,受众衡较为均。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

各大组织纷纷就道德规范及人工智能发出声 明,包括经合组织(二十国组织相应)及北 京智源人工智能研究院(“北京智源”)。 北京智源的声明非常重要,因为中国是全球 人工智能行业规模最大的国家之一,计划在 2030年前实现人工智能行业价值约560亿美 元。

北京智源人工智能研究院联合北京大学、清 华大学、中国科学院自动化研究所、中国科 学院计算技术研究所、中国三大科技巨头 (百度、阿里巴巴及腾讯)共同发布了《人 工智能北京共识》。

北京智源人工智能原则同欧盟框架类似, 也是以人类主导科研,要求人工智能研究 人员及开发人员肩负相应责任,顾及道德 规范、法律及社会影响、人为监管及信息 透明度等。

本着同一愿景 — 即为“正确之事”,这就意 味着包括中国在内的各国及地区都须对人工 智能至少采取“柔性”监管框架。北京智源 研究员曾毅表示,人工智能伦理准则是各个 国家、组织进行对话的重要议题,《人工智 能北京共识》显示了中国对人工智能的态度、 愿景及对话全球社会的美好意愿。